博客首页  |  [龙延]首页 

龙延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龙延  >  时事评论
温家宝事件后的薄熙来影子

41313

亚洲周刊

十八大在即﹑处理薄熙来案件的关键时刻,《纽约时报》报道指称温家宝家族拥有二十七亿美元隐形资产,北京高层人人自危。北京高层有人认为拥薄势力在背后操弄,高调支持温家宝,立刻加速对薄熙来的严厉处理,并对其采取强制措施。挺薄左派认为温家宝事件「大快人心」,要求中央立即查处温家宝;也有自由派认为薄熙来支持者想混水摸鱼。

蟠桃盛宴还没开始,有人就要掀桌子?中共十八大前《纽约时报》关于总理温家宝家族二十七亿美元「隐形财富」的报道,不但在民间炸开了花,也激起北京高层强烈反弹。挺薄的左派人士弹冠相庆,称「大快人心」,要求中央立即调查温家宝;海外一些中文媒体则质疑报道,甚至力挺温家宝。尽管温家宝儿子温云松通过律师发表声明,但温家宝改革者的开明形象已受到损害。为此,不少学者唿吁,中共应尽快制定阳光法案,公开官员财产,让一切在阳光下运行。

亚洲周刊获悉,不仅仅是温家宝对《纽约时报》的报道震怒,中共高层大多数人都认为该报道极具挑衅性,因为其他领导人也受到威胁,现在北京高层人人自危。北京高层支持温家宝出声为自己辩护,并加速推进薄熙来案的处理,惩戒国内蠢蠢欲动的极左势力。

更重要的是,在十八大召开之前、处理薄熙来事件的关键时刻《纽约时报》抛出这个报道,被认为有影响中共政治的企图,更有一种声音认为是薄熙来的支持者想混水摸鱼。

哈佛法律学者、中国问题专家黄贤认为,这次《纽约时报》的报道内容已经不是新鲜东西,对温影响不大,而且也不会对十八大人事有什么影响,一是在这次人事换届中温家宝也没有特别的人要硬塞进去,另外北京对国外的「干预」向来是非常排斥的。所以,这次曝光除了有损温家宝的历史名声外,对温家宝及其家族不会有什么实质影响。

中共高官家属经商已是普遍现象。据悉,一些外媒很早就开始对中国领导人的家族财产进行调查,然后选择时机公开。在《纽约时报》曝光温家宝家族「隐形财富」之前,今年六月彭博社就曝光了国家副主席习近平的所谓「家族财产」。更早之前,二零一零年英国《金融时报》刊发《生而为钱的太子党》,二零一一年《华尔街日报》关于中国太子党与私募基金的报道等,都已经对中国权贵阶层的工作和生活做过具体的描绘。这次《纽约时报》针对温家宝家族财产的报道,正处于中国内政外交非常时刻,因而激发强烈反响,其他外媒在深入调查之后也将推出报道,彰显自己在中国政治报道上的影响力。

下一个被曝光的中国领导人会是谁呢?因此,中国高层很多人有危机感,虽然这些报道可能不会在政治上造成多大损害,但是他们还是会在意自己的历史名声。因此,《纽约时报》「挑衅」的不是温家宝一个人,而是整个中共决策高层。

面对「挑衅」,北京高层的回应非常激烈,可谓恼羞成怒——外交部发言人严斥有关报道是「抹黑中国」和「别有用心」,《人民日报》批《纽约时报》有「抄袭」、「造假」前科。

高层加速处理薄案

更重要的是,高层有人认为拥薄势力在背后操弄,加速推进了对薄熙来的处理。《纽约时报》报道发表后的当天(十月二十六日)晚上,新华社宣布:「薄熙来因涉嫌犯罪,最高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决定,依法对其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案件侦查工作正在依法进行中。」同一天,北京还宣布免去最高法院副院长张军的职务,张军曾在去年赴重庆对薄熙来的唱红打黑予以支持。

按中国刑事诉讼法律,批准逮捕(也即采取强制措施)、起诉的检察院和审理的法院是同级的。因此,薄熙来案也应由最高人民法院开庭审理,那这将成为继「四人帮」后中国最高级别的审判。有分析认为,最高法院主管刑事诉讼的副院长张军被免职,同时,又新任命一批审判员,就是在为薄案开庭作准备。

采写这篇报道的《纽约时报》记者张大卫(David Barboza)十月二十九日说,没有什么内部人士给他提供情报。他在叙述自己十个月来如何搜集材料进行调查时表示,没有任何人向他泄露过秘密文件,甚至没有人向他提供或暗示拥有温家宝家人财产状况的文件。他说,这篇报道是调查公开文件获得的结果,他按照自己的报道搜寻了这些文件,只是在他之前可能没有人进行过这样的搜寻调查。

让《纽约时报》这篇报道尴尬的是,在他们发出报道的前几天,也就是十月二十二日晚上境外中文论坛上就出现一条消息,称「数家美国的英文主流媒体也收到温家宝家族的详细材料」,「这次攻击温家宝材料也是非常详尽,其中包括了温家宝儿子温云松曾任职公司的所有报表,连月报都有,由此可见,如果国家机器中没有人配合,拿到这些保密材料是不可能的」。

最近美国之音驻京记者也称,在北京的所有外文媒体的机构都收到了一份非常厚的报告,里面有温家宝一家人的姓名,有他们的一些投资、敛财的具体细节,甚至有审计机构的认证。不过,美国之音驻北京分社否认收到黑材料。亚洲周刊获悉的确有外媒收到过有关温家宝的黑材料,但是在《纽约时报》率先发出报道后这些外媒不愿意回应,甚至直接否认收到过黑材料。

有分析指出,这次攻击手法与今年六月攻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如出一辙。今年六月底,美国彭博新闻社刊发调查报道《习近平家族万贯家财爆出精英财富》,指习近平家族拥三点七亿美元。有消息指出,彭博社报道之前已经有人向欧美四大通讯社提供习近平家族的材料,厚达一千多页,其中把习近平亲属的公司报表都收集完全,甚至还有亲属的个人身份证复印件、家庭住址照片等。

不过,彭博社关于习近平的报道很多经不起推敲,提到的资产主要是习近平姐姐齐桥桥家所拥有。齐桥桥多年前离异后与地产商邓家贵结婚,邓家贵与齐桥桥结婚前就已积累相当财富。因此,彭博社的报道不仅对习近平没有损伤,相反为习近平提供了一个公开澄清的机会,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了习近平。

自二零零四年以来,从政治立场、家庭财产乃至人格上对温家宝的攻击,一直未绝。攻击主要是来自两方面,一方面是一些太子党对温家宝之子温云松作为新贵 ﹑迅速积累财富不满(也可以说是嫉妒、眼红),另一方面是国内极左势力把温家宝看作是党内自由派的代表,势必摧之。在王立军事件后,在中共政治局里温家宝是最坚决要求严厉惩处薄熙来的,并将之提高到路线错误的高度,为此更遭到极左势力与一些红二代的嫉恨。

知名政治哲学翻译家、自由撰稿人阎克文说:「由于政治透明度至今仍极其低下、新一轮最高权力的转移和分配仍然存在变数,况且还有消息说,在京外媒大都收到了同样的爆料,这在客观上实在无法否认是一种刻意的政治操作,甚至完全可以断定是一种流氓化的政治竞争手段。」

北京消息人士透露,这次对温的攻击,就是党内的极左保守派,在军队系统与政法系统高层支持下操作的。攻击温家宝的目的不仅要为薄熙来开脱,而且要抹黑党内改革派,为十八大后中共准备进行改革添加障碍,甚至影响改革方向。在中共高层看来,这次对温家宝的攻击不仅仅是抹黑温家宝,而且涉及到十八大的思想路线问题,为此全力支持温家宝为自己辩解。除了让温云松通过律师发表声明之外,还让政治局九人常委一起公开出席活动,以示支持;而且让外交部高调宣布,温家宝将赴老挝首都万象,出席在那里举行的第九届亚欧首脑会议并对老挝进行正式访问。

近年来温家宝一直唿吁政改,而且形象亲民,有「平民总理」之称。不过,由于中共体制所限,温家宝的唿吁对于政改没有什么推动,以至于有人批评温家宝说的多,做的少,作家余杰称他「影帝」并以此出书。还有人以他家人的财产问题,抨击他是「伪君子」。这些财产问题最早出现在二零零四年,分别与温家宝的儿子与女儿有关。当时盛传大连富商徐明(也即今年卷入薄熙来案的徐明)是温家宝的女婿,虽然温家几次通过海外媒体澄清,但是这种说法仍在流传。直到今年薄熙来出事,徐明背景被广泛报道,人们才知道他不是温家宝的女婿。温家宝有一女一子,女儿温如春曾留学美国,后来嫁给了剑桥大学博士刘春航,刘春航现任中国银监会统计部主任兼研究局负责人。

出资人的张冠李戴

关于温家宝的儿子温云松的新闻就更多。二零零四年广州的一份财经报纸报道了平安保险股份一个神秘个人大股东「刘方」,查出「刘方」背后的实际出资人是香港商人郑建源,并暗示「郑建源」就是温云松的化名。后来,郑建源在媒体露面,声称他不是温云松,他真正的幕后老板是香港富豪郑裕彤。几年前亚洲周刊曾采访过郑建源,谈他支持中国的慈善事业,但最近他不愿露面接受采访。郑建源的英文名叫Vincent,与温云松的英文名Winston发音相似,这也许是最初把两人混为一人的原因。

尽管如此,外界仍然怀疑平安保险、香港富豪与温家有着密切的联系,《纽约时报》的报道就花了不少篇幅来说明。对温云松财富的另一个质疑是他在二零零七年创立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Private Equity Fund,简称PE)新天域资本。

二零一零年十月,中国企业四环医药拟在香港上市前夕,被曝新天域在当年七月以人民币五点四亿元(当时约八千一百万美元)购买四环医药百分之九的股权。消息引发市场及其他投资人忧虑。四环医药最终宣布取消与新天域资本的股权投资协议。

新天域当时发表的声明称,温云松自二零零九年起在中国航太科技集团旗下机构工作,并没在新天域资本担任任何职务。不过有报道指温云松仍持有新天域股份。

据《南方都市报》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三日报道,新天域资本获得了二零一一年中国私募基金业的顶级业绩——IPO(企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帐面回报率一百八十四点五倍,帐面回报一百零八亿元人民币。当然,在过往几年,中国私募基金几乎都获得了骄人业绩。据China Venture投中集团旗下金融数据产品CVSource在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五日发布的统计,创业板开板三年以来,共有二百四十九家VC/PE机构通过三百五十六家企业在创业板上市实现IPO退出,总计获得帐面退出回报六百零九点一亿元人民币,平均帐面回报率为九点一五倍。

二零零五年以来,从事投资银行的中共太子党纷纷投身私募基金,蔚然成风。相较于传统投行,因为私募基金回报更快更高,而且更轻松。在中国,企业发行股票上市仍是审批制,需要关系和资源来运作,而这些正是太子党们的强项。在西方,私募基金投资一家企业,从考察到上市,一般需要三至五年,而且还有很大可能上不了市,有很高的风险。不过对于中国的私募基金来说,上市的风险基本是靠关系来搞定,而太子党们创设的私募基金投资企业的风险更低,他们往往是在拟上市企业上市前一年乃至半年内进行投资,上市后股价翻上几倍都轻松平常,一两年内退出,风险之低而回报之可观,非西方的私募基金可以想像。

「这一切都是合法的」,香港一位投资银行人士认为:「投资企业,买卖股票,都是法律允许并鼓励的。」他也认为,之所以引起质疑,就在于中国没有阳光法案,人们不知道背后有无权钱交易。因此,不管温云松赚钱如何正当、如何遵纪守法,但在信息不透明、财产不公开的情况下,始终难以摆脱瓜田李下的嫌疑。更何况,《纽约时报》的报道还是有相当份量,泰鸿集团董事长段伟红利用总理温家宝家属的身份证去做「人头」买股票,有多少人相信?更何况《纽约时报》进一步给出了具体证据:从中国政府的监管部门获得持股登记文件显示,在温家宝母亲杨志云名字下面有一个签名,还有她的身份证。

中国权贵经济的源头

通过金融市场的槓桿作用,私募基金让中国权贵资本聚敛财富登峰造极。除此之外,这十几年中国权贵还通过房地产、能源、矿山等垄断性资源迅速积累财富,合法的、非法的,已经交织在一起,难以区分。自九十年代以来,中国经济走向市场经济的同时,由于政治体制的缺失,因而同步走向权贵化。当时主政的江泽民为照顾中共元老子弟,允许每位元老家庭可以有一位官至副部级或以上,其他子弟都下海自谋出路,利用自己的关系资源和市场经济转轨过程中的机会经商赚钱,到本世纪初重要经济领域已经被各大势力圈地划分,因此民间有电力系统是谁家的天下、石油系统是谁的地盘等说法,而最高端的金融业因与产业相关,而为大家共同涉足。

因此,在中国的权贵版图中,温家并不突出的。亚洲周刊此前关于薄熙来案的报道就曾指出,薄家向外转移资产达到八十亿美元(《朝日新闻》报道的数据是六十亿美元)。显然,权贵经济的格局使得中国的改革寸步难行。阎克文认为,执政集团无限度无规则聚敛个人财富,最近十年间已是公权急剧黑社会化和私有化导致的普遍现象。

不少人认为这是中共的一个危机,也是一个转型时机,应该藉此机会推出官员财产公开的阳光法案。北京大学教授、法学家贺卫方在微博上说:「早建立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何至于有今天!亡羊补牢犹未晚也。何不藉此机会,以壮士断臂之勇气,让官员财产及家庭成员职业及收入情况均呈现于太阳底下,坦荡做官,清白获利,不劳外媒爆料,不受谣言伤害。」太子党内也不乏这种声音。此前徐向前之子徐小巖曾力挺官员财产申报,他说:「按道理说加入了共产党,本身就连生命都可奉献,视钱如粪土,申报财产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吗?」

不过,如何解决转型过程中执政集团过去的经济问题,尤其是贪污腐败问题,民间存在不小分歧,有人提出南非的和解宽容模式,也就是学当年香港廉署的「既往不咎」策略。学者吴思干脆就提出「特赦贪官促政改」的构想,但是遭到广泛质疑。

阎克文认为:「如果统治者与被统治者能够坦诚对话,也许不是个无解的问题,但这已不是个经济问题和技术问题了,而是个政治问题,对此真不敢相信前景乐观有什么可靠的理由,至少是在目前。」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6/19/13 09:34:50 AM
呵呵
游客
   05/12/13 01:10:47 PM
人在做天在看,你做到头了就不让你做啦,让你进监狱!
游客
   05/07/13 09:44:34 AM
????????
游客
   05/06/13 11:24:21 PM
党内情况真不平静…
游客
   04/07/13 09:09:52 AM
既然有报道,就相当于是举报,为何不查查澄清事实呢,不进行调查,只是文字辩护不能说服民众。
游客
   04/03/13 10:02:44 PM
应该查查温家宝,看他家是否真饱了,否则习近平的反腐不是就是虚假的糊弄人的了吗?
游客
   04/03/13 11:13:19 AM
胡温十年不容易啊
游客
   04/01/13 11:53:11 AM
总觉得温总辛苦得太不值,甚至觉得他有悲壮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