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龙延]首页 
博客分类  >  奇闻趣事
龙延  >  唯物论的问题
关于天堂、转生、地狱的真实故事

41975

文/沧海

关于轮回转生,及天堂、地狱等话题,在世界各国都存在,而且还都有着悠久的历史。在东方文化中,涉及这方面的内容就更显丰富。讲到天,有三十三层天或九层天之说,而且不同的神佛还都主持着不同的天国世界。说到地狱,有十八层地狱之说,主管地狱的阎王及索人性命的无常鬼,个个都形象鲜明。话及轮回转生,佛家的六道轮回说非常完备,如何转生?这与人在世间的行善与作恶有密切的关系。我们撷取几个发生在这几年的有代表性的事例来看一看。

游历天堂的美国学者

近日,美国哈佛大学博士、有着二十五年从医经验的知名神经外科医生埃本.亚历山大,依据自身的体验写出的文章《天堂的证据》,被用作封面文章刊登在美国《新闻周刊》杂志中。亚历山大医生在文中详细精确地描述了自己的濒死体验,并表示天堂真的存在。《现代快报》的报导称,亚历山大并非第一个经历过濒死体验的人,但他却是第一个在大脑皮质完全“瘫痪”、身体时刻处于医学观察的情况下游历“天堂”的人。

二零零八年秋天,亚历山大患了一种罕见的细菌性脑膜炎,细菌侵蚀了他的脑脊髓液,导致大脑皮质神经元完全陷入“瘫痪”状态。他昏迷了整整一周。在这七天中,亚历山大的身体毫无知觉,大脑的高级功能完全停止运作。他这种深度昏迷在医生看来与死亡已经没有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他还有呼吸,他的意识也不可能再有了。按医生的说法,他的最佳治疗效果也就是一个植物人。

可是不管主治医生怎么看,也不管他表面身体,包括他的大脑皮质神经元的实际状况如何,他的真实的思维和自我意识却是异常地活跃。

亚历山大醒来后回忆说:他的“天堂之旅”从一个充满云朵的地方开始,深蓝色的天空上飘浮着大朵的白色和粉色云彩。在云朵之上,一些透明而发光的生物成群结队地飞过天空,留下了长长的、流光溢彩般的线条。亚历山大认为无法用语言来准确描述,但他知道它们和地球上的所有生物完全不同,是更高级的生命形态。

亚历山大听到了充满欢乐的一曲圣歌。他感到,在那样一个世界,视觉和听觉并非如现实世界这样分开的,他能听到天空飞翔的美丽生物,正如他能看到它们美妙欢快的歌声。而且只有当成为那个世界的一部份之后,才会感受到这些。每个事物既是独立的,又是融为一体的。

更加不同寻常的是,在他这段奇异的旅途中,有一名年轻美妙的女子始终陪伴着他。这位女子的着装简单,服装的颜色:粉蓝、靛青和橙粉,和这个世界里的其它事物一样,都鲜活得令人陶醉。当她注视着亚历山大时,让他感觉其中承载着所有类型的爱,同时又超越所有的爱。

这位女子没有说出任何话语,可是却能向亚历山大传递讯息。这些信息就象风一样穿透身体,亚历山大立刻就能领会其中的含义。亚历山大通过自己的心发问:这是什么地方?我是谁?为什么我在这儿?

亚历山大每提出一个问题,就能立即得到答案。回答似乎是一个由光、色彩、爱和美构成的冲击波,贯穿他的身体,通过一种超越语言的方式回答他的疑问。当他接触到这些信息时,他就会心领神会。

亚历山大还感觉自己就好象新生儿一般,“出生”到一个更广阔的新世界里,宇宙就象是一个巨大的天体子宫。对这些奇幻的经历,亚历山大称,比他曾经经历过的真实生活还要真实。

身为经验丰富的神经外科医生,亚历山大原本坚信大脑产生意识,宇宙是不带有任何情感的。但经历过濒死体验之后,他深深质疑这样的观念太过于简单。他指出,现代物理学告诉我们,宇宙是一个整体,虽然我们看到的世界是纷繁各异的,但在表象之下,宇宙的万事万物又是互相联系不可分的。“我现在知道,宇宙不仅是一个整体,而且还充满了爱。我在昏迷过程中所感受到的宇宙,正是爱因斯坦和造物主以不同方式诠释出的同一个宇宙。”

亚历山大开始相信,身体和大脑更像是意识的载体,或交通工具,而非意识的制造者。这个新的观点既是从科学的角度,也是从精神信仰层面对宇宙真相的解释。

其实,亚历山大对天堂的体验与认识和宗教中对天堂的认识是一致的。站在宗教的立场上去解读,他的意识,也可称其为是他真正的自我,在一种特殊的条件下去了趟天国而已。

斯里兰卡前总统投胎转世的故事

一九九九年一月十八日左右,斯里兰卡各种报纸广泛报导了斯里兰卡前总统帕雷玛达沙投胎转世的详细情况。据当地报纸报导:出生在斯里兰卡中部乡村汉古兰凯特的一名二十二个月大的男孩,被指认是投胎转世的斯里兰卡前总统帕雷玛达沙。帕雷玛达沙总统是在一九九三年五月被一名携带炸弹的敢死队员炸死的。

报导说,男孩出生农家。他的父母虽然替他取名“维杰巴胡”,不过,他却自称是“帕雷玛达沙”。男孩甚至把帕雷玛达沙的家人说成是自己的家人。他每天凌晨三时起床,和已故总统一样行佛教仪式。这个小男孩也提起自己前世被一名巴布的男子杀害。而当年暗杀帕雷玛达沙总统的凶手确是一名叫巴布的印度教敢死队员。

后来经过核实,他所说的他前世的老婆和小孩的情况完全属实。还不止一次看着硬币上的头像说,那就是他。前世的同事去看他,他能认出来不少,表现出来和他们都很熟悉。带他到前世被害的地点时,这个小男孩伤心地哭了。

这种转生的现象在民间几乎各地都有。按照现在流行的说法,称转生的这个人为“再生人”。其实在宗教中讲,人都是轮回转生的,只是有些人能记忆起自己的前世而已。斯里兰卡前总统在这世转生后他能忆起前世是个总统,那么他当总统时的前世是什么,他就不知道了。可是有功能的人,或者修炼到很高层次上的人却能看得清清楚楚。过去神佛说“人在迷中”就有这方面的内涵,只是世人太执迷眼见为实所形成的观念了。

特从地狱来人间报信的法官

新疆农八师石河子市中级法院的苏倩,经手过好多迫害法轮功的案子。在办案中,抵挡不了金钱的诱惑,贪污了很多昧良心的钱。她的母亲、好友都劝她别贪了,会有报应的。她根本不信,反而说:“我就愿意做坏人,当好人累、苦、被人欺负。我有钱花多好,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你们买楼房、旅游的钱都包在我身上了。当好人有吗?我知道这样做不好,可抵挡不了钱,我把好人送进去,把坏人放出来或判轻一点,也是为了钱!”

二零零七年六月初,苏倩刚从外地出差回来,就发现经常流鼻血,刷牙也出血,去医院一查是血癌晚期,要立即住院。在医院里,同事、好友经常看她,劝她退党。她不退,说中共给她这么多钱,每月工薪近三千元,不退!死了一了百了。

人们常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苏倩死前还真的良心发现,她把自己贪污所剩下的三十万元折子交给好友,说以前做了一些坏事,没干一件好事,把钱捐出来做些好事,捐给上不起学,或受洪灾的人吧,以减轻自己的罪过。她还嘱咐同事把自己以前办过的案子翻出来,把坏人再送进去!后来她的好友和同事在她死亡后,帮苏倩完成了心愿,将这笔赃款捐给了灾区。

六月十二日早上九点,医院诊断苏倩死亡。当时已无任何生命体征,瞳孔放大,医院的三个医生都在死亡单子上签了字。随后把尸体推进太平间,因为冷库满了,暂停一天。

也许是她临死前的善心使上苍又给她一次机会,在六月十三日半夜两点左右,苏倩在太平间里突然活了过来,并拉住值班人说:“你怎么不救我呀?”当天值班的是个小伙子,吓得直说:“你是人是鬼?”苏倩说:“我是人,要不怎么跟你说话呀!”

虽然这样,小伙子还是被吓得蹿了出去,再也不敢进太平间了。几个小时后才缓过神来,六点钟,小伙子打电话叫医生来看一下。当时把医生也吓坏了,过来一看瞳孔正常,深感奇怪。医生虽说是奇迹,但还是说要观察,不能送进病房,怕吓着别的病人。好友、同事和市法院的人也都叫来了,法院的人还说追悼会都准备好了,死而复生,这样的事只有电影电视上才会出现,居然发生在自己身边了。

苏倩醒来后,说她在地狱里见到阎王了,真有,还见到了出车祸死去的丈夫柳勇和法官高番。柳勇也在市法院工作,曾接手非法判决法轮功的案子,在一次车祸中丧生。而高番在接手迫害法轮功的案子后,于二零零七年农历新年后暴死,也是死于癌症。那时,对于苏倩来说,就包括她丈夫的死,她也根本不相信什么报应不报应。活过来后的苏倩继续说:都在底下受刑呢!血到处都是,惨叫不已,好吓人!

她说,丈夫柳勇问她,你怎么来了?高法官也这样问她,并告诉她:他们是接了迫害法轮功的案子才落到如今这个地步。自作孽不可活。悔不该不听同事好友的劝告,后悔死了,底下太苦了,太可怕了,绑得跟粽子似的,惨啊!进了地狱的苏倩这才真正相信了他们的真正死因:原来这都是报应啊。

在地狱,苏倩跪在阎王面前。阎王把她贪污的事一五一十地念了出来,连年月日都有。苏倩还说,阎王连她好友和身边同事的名字,以及她干的所有坏事都清清楚楚。甚至连好友劝她退党的事都说出来了,并告诉她迫害过好人和对法轮功犯过罪的人死后全都到这里报到。

苏倩跪在那哪敢回话!阎王刚开始训斥她,后来态度好多了,和蔼地告诉她:你怎么不退党啊?她无言以对。她后来问阎王,你每天办这么多案子不累吗?阎王说和你们不一样,不累!就是操心你们,别再干坏事了,退党吧!凡是迫害过法轮功的人以及没有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的,全部下地狱!一个都跑不了!你先回去做些好事吧。

后来就发生了前面的那一幕,她活过来了。重新活过来的苏倩第一件事就说要退党,并告诉法院的人让大家也退党,并且说真有地狱和阎王,别再接迫害法轮功的案子了!谁接谁死!苏倩还给好友、同事描述阎王的形象,说阎王穿的是古代的官服,红色的,戴黑乌纱帽,有点象电视里包公那个年代的衣服,一米七几的个子,还留着胡子,旁边的书记官她都见过了。市法院的人都说苏倩给他们上了一课。

过了一天多,六月十四日下午五点左右,苏倩在太平间的床上睡过去了,再也没醒来,这回真的死了。追悼会如期举行。

苏倩死后,好友给她烧纸,夜里她托梦给好友,说她收到寄给她的钱了,来谢谢好友,因为想念好友,所以来看一看,以后不会再来缠他了。

看来阎王让苏倩再活回来是有用意的,那就是让她把保命的信息捎到世间。苏倩这样做,对她来讲是有莫大好处的,她可以借此机会将功赎罪。当然阎王选择她也是因为她还有一颗向善的心,只是因为被邪党蒙蔽了。

其实这样的事,尽管实实在在地发生了,可有的人就是不信,包括和苏倩熟悉的人。苏倩有个同事叫吴军。同年同月,也就是二零零七年六月,他接受了迫害法轮功的案子。他的好友同事都劝他别干,苏倩不是刚用自身的经历说过有报应、干了要下地狱的话吗?可是吴军一直到死都不听劝。吴军死的前一天还对同事说:“晚上睡觉,苏倩在梦中劝告他,别干坏事。她的丈夫和高番法官就是例子。”就是这样,吴军还是听不进去。第二天早上在办公室一头栽倒,送到医院抢救,于次日暴死。他死的时间是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四日,与苏倩仅相差十天。后来他的妻子梦到过吴军,说是求妻子救他,他太痛苦了。

上述这三个故事都十分典型。前两个故事在海外的影响也相当深远。埃本.亚历山大本身就是一个神经外科的医生,他的经历与认识非常有权威性。转世的前总统的例子也相当能说明问题。普通人物你说造假,小男孩的前世可是总统啊,怎么造假?再说那有造假的必要吗?苏倩的故事也很能说明问题,她所在的法院,因为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法官那不都在地狱受罪吗?死也不肯退党的她怎么一活过来第一件事就要求要退党?不听劝告的同事不是也遭报应死了吗?

其实宗教中讲的非常明白,人在世间也就几十年,死后是去天堂,还是去地狱,或者继续转生成人,那可不是随随便便安排的。当然能做这些安排的只有主宰这一切的神佛。人不相信,死后再相信那不晚了吗?换个角度想一想,全世界只有哪几个国家公开诋毁神佛,只相信无神论?相信无神论者的最高境界就是只相信自己,不相信神佛。中国人的所思所想为什么和其它国家的人民不一样?看来让人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的“三退”,以及让人正确对待法轮功,可不象表面看来那么简单,那真是有天意的因素在里头啊!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1/21/13 04:17:34 AM
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