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龙延]首页 

龙延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龙延  >  时事评论
没有江泽民 中共六四屠城难以发生

44064

来源:看中国

谁是江疯子,乃汉奸、俄奸的江泽民自称。据在“六四”前后能够和当时上海市委的主要领导曾庆红、江泽民有所接触、有所对话的着名作家沙叶新的表述: “六四”前夕,在北京高层的施压之下,江泽民压力非常大,以致于精神不济,开会时竟然连说自己有神经病,而后又把自己比作乌龟,让人倍觉不可思议!

沙叶新的有关记述是这样的:1989年5月16日下午2时,在康平路市委会议室召开上海部分知识分子座谈会,出席者有江泽民、曾庆红、吴邦国、陈至立、黄佐临、张瑞芳、苏步青、夏其言、邓伟志、宗福先、王沪宁等三四十人。

会议一开始,江泽民便说北京和上海的形势非常严峻,他作为市委书记,压力甚大,以致精神不济。说着说着,他突然冒出一句话,说他最近有神经病,而且说了两三遍,听得在场的人都莫名惊诧。沙叶新称,江泽民可能是想说他精神方面有点毛病,或者是想说他有“精神病”;而“神经病”一词在江浙沪地区意同“疯子”,他肯定是用词不当,说错了。

更不可思议的是,江泽民说到学潮以来,他进退两难,举棋不定,就用上海话作一比方,他说他像乌龟(上海话念“乌巨”)一样,头伸出来一刀,头缩进去一刀。这显然不伦不类,比喻失当;男人无论如何也不会说自己是乌龟的!

之所以如此,想必是江近日以来,疲劳过度,意乱心慌,以致慌不择言,辞不达意。否则像江这样口才甚好也极爱表达的人,不至于有如此语病和口误。语言是内心的外化,从中也可以看出当时江的内心纷扰,如热锅之蚁。

1989年6月,自称疯子、乌龟、如热锅之蚁的江泽民,在中共六四屠城之后。成了中共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核心,人们都看到了他是中共六四屠城的最大受益者,而忽视了他其实也是中共六四屠城最大的推动者,最大的罪犯之一。可以说,没有江泽民的一系列疯狂犯罪行径,中共六四屠城难以发生。我们从以下几方面来谈为什么说:没有江疯子。中共六四屠城难以发生。

一、江疯子整肃《世界经济导报》激化矛盾

八九年的学潮一开始仅仅有学生的参与,而从学生运动到全民运动的转折点则是江泽民在上海整肃《世界经济导报》事件。

在因胡耀邦逝世而引发的1989年六四事件发生之前的4月末,上海《世界经济导报》因发表“悼念胡耀邦同志座谈会”的3万字长篇报道而遭到江泽民的整肃,总编辑钦本立被撤职。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对胡耀邦的悼念逐渐演变为全国性反官倒、要民主、要自由的示威。

4月26日《人民日报》头版发表社论,将学生运动定性为“极少数人发起的反革命动乱”,时任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召开万名党员大会,要求学习四二六社论。四二六社论发表三天内,北京当局接收到各方的36份报告,普遍认为定性过高,此后《人民日报》又发了一篇缓和的社论安抚学生,再加上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和市长陈希同与学生的公开对话使事态得到短暂的缓和。

5月2日,上海学生为抗议《世界经济导报》受到当局整肃而游行,5月7日,北大学生自治联合会成员王丹召开民主沙龙,号召继续罢课,声援准备到中国记协对整肃《世界经济导报》一事举行抗议的记者。江泽民的做法进一步激化了矛盾,赵紫阳对此极为不满,认为江泽民的举动破坏了他的“对话方针”。此后一周,学生围绕四二六社论的“动乱”定性问题与政府陷入僵持。

5月13日,学生在天安门开始进行绝食,要求政府与学生平等对话,希望政府拿出实质方案解决问题。与此同时,成千上万的北京市民、机关干部、新闻记者们纷纷涌上街头支持学生。

与《人民日报》“4•26”社论并行的,促使整个事件发生恶性变化的另一个导火索就是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对《世界经济导报》的整肃。它促使大佬中的几个人决心用武力屠城,换取“稳定”。

二 、江疯子胁迫万里 击破赵紫阳的希望

在5月中旬的政治局会议上,党内斗争明显升温,有些人认为江泽民没有处理好学生的合法要求,希望江能与学生直接对话并宣布运动是爱国的、合法的。赵紫阳干脆宣布既然《导报》事件“是上海市委挑起的,就应当由上海市委来结束”。赵公然点名陈云和李先念中意的江泽民,这让大佬们怒火中烧。

在北京,绝食抗议活动仍在继续。学生要求收回4月26日《人民日报》的社论,并由电视台现场直播中央领导人与他们的会面,这些要求对于独裁政府来说简直是赶鸭子进烤炉。

政治局会议上谈崩了,没有实权的赵紫阳预料到自己将面临着什么。 5月19日凌晨,赵紫阳进入天安门广场含泪看望了绝食的学生,晚上10点钟,李鹏发表了讲话,重申了中央的立场采取“严厉措施结束骚乱”。两小时后,午夜时分,天安门广场的一个大喇叭宣布实施戒严。

19日晚,在李鹏讲话后不久,江立即表态对中央精神坚决支持。这个及时表态的大动作走在所有省市自治区领导的前面,和给李先念送蛋糕产生的效果是一样的。毫无疑问江泽民的表态让大佬们找到了可靠的接班人。库恩在英文版《江泽民传》第162页提到,“早在5月20日,中共元老就内定江泽民获提名成为新任中共总书记。”

已经失去了政治权力的赵紫阳仍然在做最后的努力。赵希望能通知在北美访问的万里回国,召开人大常委会,从而利用宪法的形式机构来达到阻止使用武力清场和实现人大实权化的双重目的。赵紫阳的希望如果实现。中共六四屠城就很难发生。

赵紫阳的希望被邓小平看到了,他使用江泽民来击破赵的希望。为中共六四屠城扫清了最后一个障碍。

5月21日,江泽民被邓小平秘密召往北京。邓小平要他在上海截住奉命出访加拿大提前回国的人大委员长万里。江泽民的任务就是劝说万里同意大佬们的主张,否则不让他回北京。邓小平解释说,由于当时有五十七名人大常委要求开会讨论李鹏宣布北京戒严是否合法的问题。如果万里回京主持人大会议,形势极可能向他们所反对的方向发展,那时局面就难以控制。

5月23日,江泽民返回上海,万里的飞机在5月25下午3时在上海机场降落,江泽民接机并立即递过去“邓的亲笔信”,万里是邓小平的桥牌朋友,邓在信中恳求万里“看在几十年朋友的份上,在此关键时刻帮我一下。”

万里在上海住了六天,痛苦了六天,最后江泽民交了底牌,在万里不答应之前,江得到指令要把他留在上海。5月27日万里发表了公开声明同意中央颁布的戒严令。江泽民对万里的胁迫。等于在战略上切断了赵紫阳的臂膀。击破了赵紫阳的希望。

三、最邪恶的江疯子符合了共产党的需要

中共的政权缺乏合法性,如何维护这个政权始终是中共的心病。尤其胡耀邦、赵紫阳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都不符合当时年以过70——80岁的执掌中共党中央大权的大佬们需要。按照中共的运行机制,只有最邪恶的才能符合党的需要。如果找不到最邪恶的人做总书记,这些大佬们可能会考虑中共六四屠城后遭到像四人帮那样被审判的下场。江泽民对《导报》事件的整个处理过程、对万里的胁迫,使大佬感到这才是“接班人”。 这才是做总书记的料。免除了他们六四屠城的后顾之忧。

5月27日,邓小平召来八位大佬开会,。决定了江泽民为总书记人选。大佬们找到了可靠接班人。历史的安排把江泽民推向了权力的顶峰,成为六四屠城的最大受益者。实际上也是六四屠城的最大罪犯之一。

大佬们没有看错,“六四”事件随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江泽民下令各单位清查参与“六四”、支持学生、反对镇压的人,鼓励检举揭发,对他们一一清算。谎言和恐惧加在一起,基本上使民众不再敢谈论“六四”。

在2002年江卸去总书记和国家主席时,他给政治局常委定了几条规矩,其中一条就是不许给“六四”翻案,因为他是六四屠城的最大罪犯之一和最大的受益者。而按照善恶必报的天理,江疯子逃脱不了上天的惩罚和人间正义法庭的审判。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8/18/13 07:31:29 AM
扬公肥猪!水工草包!独夫民贼!祸国殃民!万毒俱全 !侬去死吧!
游客
   08/18/13 07:31:28 AM
扬公肥猪!水工草包!独夫民贼!祸国殃民!万毒俱全 !侬去死吧!
游客
   06/10/13 09:05:54 AM
好大的言論管制.
游客
   06/10/13 09:05:18 AM
不管誰當家,共產黨永遠是共產黨.